○李惠俊

屈汉梅的童年记忆里,母亲在她刚刚六岁的时候,就撒手人寰,留下父亲独自抚养五个不大不小的孩子。

父亲屈国梁忠厚,老实,一边工作,一边当爹又当妈,实在应付不了局面,在“好心人”的介绍下,匆匆忙忙为孩子们娶了个后娘。

本以为有了继母,就有了平静港湾的五个孩子,从此生活在“水深火热”之中。

后娘来后,首先,一口听不懂的湘乡话,让全家人摸不着头脑,连被骂都不知道;其次,后娘脾气暴躁,五个孩子挨打受骂成了家常便饭;其三,后娘让老实的父亲交出了那点少得可怜的财权,从此,屈家就没有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。

冬天大清早,后娘就逼着十二岁的小姑娘,带着更小的弟弟,穿着破单鞋,冒着零下十几度的凛冽寒风,到离皮革厂老远的郊外拾白菜叶子,捡破肚烂肠,至今姐弟俩的脚上手上还留有冻疮。为上学,5元钱学费,后娘都要百般刁难,家里总要闹得不可开交。

于是,一个好端端的家,没有一刻安宁,没有一丝温暖,兄弟姐妹五个,很小就各奔东西,自谋生路去了!

几十年过去了,父亲在二零零二年去世,后娘成了“孤家寡人”,独自生活在边城伊宁,连她同城的亲儿子,也不认她。

当初剽悍的后娘,变成八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妪。由于生活不能自理,社区和居委会也急了,他们了解到这个家庭当年的状况,不得不无奈地联系几个子女,得到的却都是冰冷的拒绝。

屈汉梅于一九九二年调至库尔勒,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,是石油公安局干警。二零零九年,已经退休安度晚年的屈汉梅,知得后娘的情况后,急急忙赶回伊犁。看到后娘的“惨状”,她陪后娘到医院作了全面体检,然后,为她进行了眼睛复明手术,接着,又花巨资为老人安装了心脏起搏器,使后娘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

回到库尔勒,屈汉梅仍然很不放心,把具体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丈夫。两口子商量:虽然后娘当年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,甚至做了不少糊涂事,但是,人已经老了,毕竟还与父亲生活了多年。中华民族把“百善孝为先”作为传统,提倡“以德报怨”的美德。

在丈夫的鼓励支持下,屈汉梅决定把后娘接到身边一起生活,为老人送终养老。

他们腾出了家里最大最好的一间卧室,添置了新被褥,新卧具,屈汉梅又千里迢迢赶回边城伊宁,接来了当年“水火不相容”的后娘。

知根知底的老邻居不理解:“这丫头是不是疯了?”亲嫂子骂她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,远在武汉的弟弟说她“引狼入室”,几个哥哥为她“提心吊胆”。

可是,有丈夫支持,有一家大小理解,这个具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家庭,一直与后娘和谐相处,伴随她度过了幸福的晚年。

每天,屈汉梅做好三顿饭,不是请老人坐到上席,就是把饭菜端到老人面前。

每周,按时把老人扶到浴室,亲自给老人搓背洗澡,换上干干净净的衣裳。

平时,总要陪着老人到花园散步,散心,晒太阳,呼吸新鲜空气,介绍老年朋友聊天。

初来乍到,老人不适应南疆气候,总是便秘,屈汉梅就想方设法为老人找药,泡蜂蜜水,甚至用手抠,帮助老人一点一点排便。有时候,老人想起以往做的错事,后悔直哭,屈汉梅总是一再安慰,打消老人心中的顾虑。丈夫出差回来,给老人买来新潮的“蝙蝠衫”毛衣,老人穿上逢人便夸。屈汉梅的儿子媳 妇和孙子,几乎每天都要向老人问安。

老人的体重很快从60来斤,一跃增加到了80多斤。

二零一六年,老人希望与其他老人一起生活,便于交流沟通。于是,屈汉梅与丈夫又挑选了老人满意的一家“敬老院”,让她快快乐乐生活。二零一七年底,屈汉梅用心血赡养“后娘”整整八年,老人九十高龄,安静地驾鹤西去。她又不顾自己也是六十多岁的年龄,按照老人遗愿,护送老人灵柩回到伊犁,与父亲墓穴合葬。

屈汉梅不计前嫌,以德报怨赡养后娘的事迹,受到所有知情者的交口称赞,还被评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。

(作者单位:塔里木油田公司)

网络编辑:小熊

分享此文到:


北京赛车pk10官网注册_北京pk10赛车投注平台_指定开奖直播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