○解家忠

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

昨日,路过邮电大厦附近,发现大学中文系学长孙永祥又在摆摊售书,便上前一观,原来他又出版了一本新书《你我有缘》(几年前,他先后出版了《虫亦有声》和《草木有情》,并赠送于我),不由得心生敬佩,又想应该支持一下,就掏四十元买了一本。

之前,在人民商场地下通道多次发现他在签名售书。因鲜有购买者,他孤零零一个人在那蹲着,心中颇不以为然。心想,一个堂堂的退休公务员,沦落到与摆地摊的老太太为伍,实在有辱文人的斯文和机关干部的形象。现在都是网络、电子媒体流行的年代,谁还有时间、有兴趣去看你那些风花雪月的酸文章呢?过过出书瘾,把书送送人得了呗!但正是孙永祥的这份坚守,使我渐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。本来他也有升官的希望,也有做生意发财的可能,但他却在孤单而坚定地走着一条并不平坦的文学之路,书写着对人生的点滴感悟与收获。他写书、售书已超越了生存本能的需要,只是在追逐从小就埋在心灵深处的梦想,这在当下以官位高低、金钱多少来衡量一个人人生是否成功的社会大环境下,显得是多么弥足珍贵和可敬啊。

遥想当年,我也有过文学梦、作家梦,但年少时以阅历浅编不出故事而一度放弃了为梦想的努力,而今年过半百,曾经沧海,阅人无数,可在文学上依旧无所成就和建树,相比孙永祥来,我真为之前的想法和自己的现状感到惭愧。

文章千古事,甘苦寸心知。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,写文章不但要有一定的文学功底,更需要“静”与“净”的特质。“静”就是要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挫折,任凭喧闹起,稳坐书桌前。“净”就是指心灵的纯净。古人云:“文以载道。”内心龌龊,不择手段追逐名利者,是写不出表达自我、教化社会的佳作的。

孙永祥同学为梦想而坚守,用笔,更用心徜徉在自己内心深处丰富的文学世界里,看似不合时宜,但更像夏日中的一缕凉风,冬天里的一股暖流,虽给人以讶异,却更给人以希望。

期待孙同学有更多、更优秀的作品问世。

网络编辑:小熊

分享此文到:


北京赛车pk10官网注册_北京pk10赛车投注平台_指定开奖直播网